热门搜索:

观念平台-机制改革 让教授不涉贪汙

时间:2019-04-12 12:00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75

这一阵子教授承接政府委办研究,用不实发票核销而涉入「贪汙案」诉举之事,给学术界及整个社会带来极大震撼;从总体面看,可能造成莫大寒蝉效应;从个体面看,则整个国家理工医学门的研究发展与应用,遭致最大顿挫或严重折断,社会人文学门的政策设计规画运用的能量与能力之破毁。

这当然是一个国家向上提升与向前迈进过程中的一大挫折事件。但亦同时或可给予我们对于政府之利用政府採购法制,将研究工作委外办理(outsourcing)的机制程序,有所深度审视检讨,甚至得以进行必要改革的机遇。

「教授」在台湾的地位任务、功能角色之高之重,是所有先进国家中所殊异鲜见的。因为在欧美先进国家政府,所有国政或地方政务事项的研发规画设计审议评鉴工作,都祇会交付给具有正式完整组织架构型态的智库机构、顾问公司、学研机构,或定制化组织的专案团队来承作办理。因为唯有正式定制的机构组织,对于任何国政之研发设计、规画、审议、评鉴,才会形成专属知识累进性与长期营运永续性;但在个人个体,则不会也不能。

这也就是为什幺类似麦可波特、孟代尔、萨克斯、末日博士诺瑞尔鲁贝尼之类着名学者,都得在自己旗下或名下成立一家公司组织,专事承接各国政府委办研究的原因。唯其背后拥有一个高效行政团队或机构之类后勤组织的「教授」「学者」,才有可能作出有品质有价值有内涵有可课责性的研究设计与规画审议工作。

台湾这种由政府部门逕直委请「教授」承作研究的模式作法,的确是必须在此一事件之后,进行一次重大的机制变革。最起码未来的政府委办专案,无论其为软为硬,为大为小,都不宜再逕直委交「教授个人」,而应该是委交给「学校」(university),最起码应该是委交给「学院」(schoolsorcolleges)层次单位,甚至连「科」「系」都所不宜。

因为唯有学院以上才能构成一种专业学群(faculty),也才有较具规模的行政组织可以作为后勤支援;对于政府所交付的研究案,学群中的老师们应宜专心致力的祇是研发设计规画审议评鉴之专业作业;其有关承作案件的採购、投标、竞标、人力物力支援、作帐核销作业,则必须是行政组织的专责任务。祇有在这种机制之下,才不致会有「教授」以「免费的行政支援」、「剥削低廉免费的研究生人力」作为后盾,敢于极其廉价地承作政府大金额研究案。

未来要让教授承作政府研究工作而不涉贪违法,最好的解决之道,应当是要由供给面的政府部门,优先打破「低费低价」的迷思,必须要循正规之路,仿照欧美先进社会的作法,用最好最高级的价格条件,订好最佳研究品质及效用的标準。把国政所须要的研发、规画、设计、审议、评鉴的研究工作,祇委办给机构,不再委办给不具永续性与整合性的个人个体。(作者为环球经济社社长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

(中国时报)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